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035节 螳螂捕蝉

作者:墨武 分类: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直达底部

 

聪明人一秒记住 www.geilixs.cc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geilixs.cc


    鬼面人手中的隐网本是极为坚韧,哪怕利刃一时亦是无法砍断。可隐网发力之源本来自鬼面人的掌控,他蓦地松手,孙尚香虽被网困,却仍有腾挪的空间。

    一刀迫得鬼面人松手,孙尚香半空撞在秦皇镜之上,将镜子向周瑜的方向撞了过去,喝道:“带镜子走,我来断后!”

    她不过说了八个字,在空中已然挣开隐网的束缚……

    三司在汉中赫赫名声,被孙尚香两刀击退,自然感觉脸上无光。见孙尚香坠地时,三司不失时机的冲进,不想才至孙尚香的身前,转瞬就见到月光铺来。

    夜朦胧。

    月亦朦胧。

    朦胧的月色少了些明亮,更多的是飘忽不定!

    张治头、黄牙、杜无康三人已被孙尚香先声夺人,对这女子着实忌惮,眼看孙尚香刀法突变,竟不敢抵挡,同时呼喝,三人后仰再退,均感觉周身发凉。等落地时,张治头的胸口衣襟尽开,黄牙的头发少了一缕,杜无康一口火将喷未喷就被逼了回来,反烧得自己一张脸满是黑灰。

    三司退,死丝却上。

    月化星光,孙尚香再次以刀做剑,黑夜中只听闷哼连连,等孙尚香一个鹞子翻身落在地上时,脚步虽是踉跄,可死丝竟然又倒下数人。

    夏日风暖,吹到身上却让众人很是发寒。他们看着眼前这看似弱不经风的女子,一时间竟无人再敢上前挑战。

    镜子已飞到周瑜身侧。

    周瑜蓦地长身而起。他乃当机立断之人,暗想孙尚香志在夺镜,镜子若在,孙尚香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唯有自己带走镜子,以孙尚香的本事,离开反倒不难。

    他一念及此,如流光般挟着镜子向山坡下冲去。

    阎行等人一时犹豫,才待追赶,鬼面人却叫道:“合力杀了孙尚香!”他蓦地这般命令,众人都是一愣。在他们想来,秦皇镜至关重要,如今被周瑜带走,自然要竭力追回,是否杀掉孙尚香有什么紧要?

    单飞闻言心中一沉,暗想这鬼面人和巫咸只怕大有关系。

    死丝瞬间再次分数层围在孙尚香周围,却不急于发动进攻,显然是为了防备孙尚香逃走。就在这时,向山下冲出十数丈的周瑜突然厉声喝道:“谁?”

    他喝声一出,夜空突然传来虎啸龙吟之声。

    半空有虹光一闪,似撕裂了夜幕,转瞬就被夜幕再次重重包裹。然后就听周瑜急喝道:“郡主,走!”

    周瑜三字出,秦皇镜已然重重摔在了地上,而周瑜的呼啸声转瞬到了数十丈开外,显然是杀开一条道路后弃镜远走。

    众人一怔,一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山野静,静的让人满是心惊。

    孙尚香芳心暗沉,她知道以周瑜的本事,若非遇到极为险恶的情况,绝不会这般惶惶离去!

    鬼面人和阎行等人见状也是凛然,面面相觑间,阎行突然撮唇做哨,他在这山丘左近着实埋伏了不少暗卡,听他传讯,本来应该响哨回应才对,不想哨声传出,四野居然全无反应。

    阎行蓦地感觉有些发毛,知道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在孙尚香和鬼面人、死丝交手的时候,有敌人无声无息地拔掉了他所埋伏的全部暗哨。

    这听起来几乎是没有可能的事情,要知道哪怕周瑜、孙尚香这般人物,无声无息的潜入还有可能,可若说只凭这二人,要想尽除暗卡也是力不能及!

    敌人是谁,如何会有这般实力?

    阎行只觉得口舌发干,霍然向那个鬼面人望去道:“怎么办?”他话未说完,那鬼面人竟不回话,身形一晃,反向山顶的方向冲去。

    众人一怔,随即明白了那鬼面人的用意有大敌无声无息地潜来,尽拔阎行的暗哨、哪怕周瑜那般人物都是照面后惶惶而退,可见敌手的恐怖。爹死娘嫁人,个人顾个人,那鬼面人知道不好,认定对手很是惊怖,应是从山下潜伏而至,这才选择翻山而走!

    可敌人既然能拔除所有暗哨,自是有备而来,不见得会留下山顶的空当……

    一念及此,阎行喝道:“跟我来。”他说话的功夫,反向西面冲去。马超和那些关中将领再不犹豫,尾随阎行离去。

    三司却是齐齐冷哼,再顾不得孙尚香,带死丝反向东走。

    这些人决定均快,只想着敌人不可能将所有的道路封住,选择四散突围。不想三方齐冲,不到十数丈外就是纷纷呼喝,显然都遇到了埋伏!

    夜空有“嗤嗤”劲响,闷哼时传。

    孙尚香听出那是强劲硬弩射矢发出的声音,暗自惊心。她不知道哪里蓦地出现这股奇诡的力量,居然想要将此间众人一网打尽?

    眼看秦皇镜尚在半山腰处,孙尚香一咬牙,稍矮身形,借半人高的蒿草掩盖身形,竟向秦皇镜的方向潜去。

    周瑜弃镜,秦皇镜所在的地方本是最为危险的地方,不然鬼面人、阎行等人亦不会放弃从这里突围的打算,可鬼面人、阎行等人均被硬手拖住,敌人若是分力,此间说不定反有空隙。

    孙尚香知道自己的推断不见得正确,可眼睁睁看着关着单飞的秦皇镜就在此间,无论猜测正确与否,她都要搏上一搏。

    近了金光处,见秦皇镜孤零零的倒在地上,孙尚香不敢怠慢,先是谨慎的倾听周边的声响,竟不闻有人,倒是略有诧异,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稍有犹豫,孙尚香一咬牙,冲出一脚勾起了镜子。镜子着实有些份量,她不便携带,只是顺山势将镜子向山下滚去。

    镜子金光变弱,翻滚着向山下而去。孙尚香跟随那翻滚的镜子一路到了山下,居然没有遇到拦阻,不由轻微舒了口气。

    怎么将镜子运走倒是个难题!

    她想到这个问题时,脸色突变,因为在她舒气吸气的光景,双眸突然有些发黑,一口内息竟有提不起的感觉。

    孙尚香心中遽惊,意识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竟中了暗算,亦终于明白周瑜为何仓皇而去周瑜只怕亦和她一般的模样,这才亡命突围!

    她要和周瑜般立即离去,说不定还有生机。

    可镜子就在身旁,单飞亦在身旁,她如何能舍单飞而去?她今日离开了秦皇镜,单飞若因此毙命,她此生就算逃得性命又有什么意义?

    她来这里,本不是要逃的!

    孙尚香只是少许犹豫,就觉得头晕眼花,扶住身旁的一棵树才能稳住身形。

    自孙尚香撞镜,周瑜携镜弃镜,再到镜子滚到山下,单飞的视野倒是随镜子滚动不休。镜子再次倒地,他正看到孙尚香扶着树,俏脸苍白的立在那里,亦意识到出了问题。

    “孙尚香中了毒。”巫咸终于开口道。

    单飞心中一沉,“镜子上有毒?你下的毒?”

    “谁下的毒有什么紧要?”巫咸嘲笑道:“孙尚香中不中毒其实也没什么影响,她或许不等毒发,就会死了,想要她性命的人还有不少的。你和我要不要赌一赌?”

    自世界的朱建平、蔡文姬始终沉默无言,他们听不到巫咸和单飞的对答,可却看得到镜子外的惊心动魄。

    眼看孙尚香有些不支,蔡文姬急道:“单公子,这女人好像中了算计。她为什么不逃?”她没有问单飞为何不救,因为她知道单飞若能出手,早就出手。

    单飞不语。他尝试数次传讯,却始终得不到孙尚香的应答。

    朱建平喃喃道:“或许她逃不了了;或许在她心中,逃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轻轻叹口气,朱建平道:“要了解一个人真的很难。”

    蔡文姬看了朱建平一眼,眸中隐有泪光道:“不错,要了解一个人真的很难。可是……你若真的能了解一个人,懂得他在想着什么,能为他做些什么,再难一些,也是值得的。”

    她对旁人遇难很是无力,感怀遭遇,忍不住的感慨。

    单飞闻言目光微亮,急声道:“你若真的能了解一个人,懂得他想着什么……”他重复半句后,霍然坐了下来,再次将流年放在膝头。

    夜幕深沉。

    新月淡。

    孙尚香娇躯晃晃,终于无力的顺着树干坐到了地上。她的眩晕感越发的强烈,却始终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中了毒,更不知道敌人来自何方,可她不想再费力去想。

    我要死了吗?

    死亡的念头涌上脑海,带来的不是惊怖,却是伤感。用尽最后的气力,看着镜子中全无反应的单飞,孙尚香眸中有泪,心中默道对不住,单飞,我真的没用。我到今日才发现,有些事情,不是面对就能解决。你……还好吗?

    她只感觉一闭眼就要坠入永久的黑暗,勉强让自己最后的清醒,只想再看单飞一眼。

    脚步声响起。

    不多时,有染着鲜血的一双鞋立在孙尚香身前不远。

    孙尚香甚至无力抬头去看,亦不想浪费气力去看,不过还是能听到如天籁传来的对答声音。

    怎么处理孙尚香?

    黑夜暗。

    四周的厮杀声都淡,尽数凝聚在此间。

    许久,才有个萧冷的声音斩钉截铁道杀!

    nt

    请记住本书域名:。网址:
聪明人一秒记住 www.geilixs.cc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wap.geilixs.cc

  邻居小说:凡世歌最后一个使徒绝命手游无疆大宋有毒万界天尊法师亚当氪金魔主次元法典我是仙凡三国小霸王贵族纹章天下豪商道门振兴系统狂暴逆袭帝道独尊王者风暴凌霄之上替天行盗天路杀神